花季少女恋错情 法援助力获新生
发布时间: 2019-01-03  14:58:10    作者: 区司法局    来源: 区司法局    点击率:

【案情简介】

 2016年年底,伍某某(现已17周岁)与周某某(现已20周岁)通过微信聊天相识。不久双方建立了男女朋友关系。伍某某与周某某在交往过程中意外怀孕,并被诊断为宫外孕。2018年2月,伍某某在富阳一家医院做了左输卵管切开取胚术及右卵巢囊肿剔除术。此次手术给原告的身体造成了严重的伤害,并影响以后的生育能力。对此周某某不但不承担相关费用和责任,还回避与原告的见面。伍某某认为其所受的身体和精神的伤害均因周某某所致,周某某避而不见,未承担相应责任,且周某某的母亲多次上门辱骂伍某某及母亲,极大刺激伍某某,伍某某身心俱焚。故伍某某想通过向富阳区人民法院诉讼来维护自己的权利。

因伍某某未满18周岁且经济困难故向富阳区法律援助中心申请法律援助。考虑到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受到侵害,在告知法律风险后,2018年4月8日,富阳区法律援助中心受理了伍某某诉周某某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案,决定给予其法律援助。同日,富阳区法律援助中心将本案指派给浙江富春江律师事务所律师秦林芳承办。

接受指派后,秦律师认真查阅了伍某某提供的全部证据材料,并及时约见了伍某某,向伍某核实相关证据并听取了伍某某的意见。伍某某要求周某某赔偿其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伙食补助费、营养费、精神抚慰金等损失共计37232元。

根据代理律师了解的情况,伍某某确实因为手术遭受了身体的伤害,其动手术的钱是其父母借款来做的。原告提供了病历本、出院记录来证明其因宫外孕住院做手术的事实,提供医疗发票来证明其遭受的经济损失,提供了单位的工资明细表来证明其日平均工资金额,但伍某某已没有证据直接证明其怀的是周某某的孩子。鉴于这种情况,代理律师告知其仅凭现有证据不一定能支持诉讼请求的,有败诉的风险,建议通过了富阳法院调解室调解来解决纠纷。伍某某表示了同意。代理律师随即联系了法院调解的郭仁嘉调解员,望安排调解并讲了一下伍某某的情况。2018年4月16日,在调解员郭仁嘉、法官沈光翠以及代理律师的共同努力下,周某某同意补偿伍某某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伙食补助费等各项费用共计15000元,于2018年4月23日前付清。

【案件点评】

 本案虽是一起普通的民事纠纷,但按诉讼程序处理就很难保障伍某某的切身利益。首先:伍某某提供的证据不充分。伍某某没有证据直接证明其怀的是周某某的孩子。伍某某已于2018年2月份在医院做了取胚术。时隔2个多月,伍某某已经找不到胚芽,无法做鉴定证明孩子是周某某的。周某某如果不承认孩子是他的,伍某某有口难辨。其次,伍某某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责任。本案的当事人年纪均偏轻,在处理这件事情上都不成熟。双方是恋人关系,并保持性行为期间,对怀孕抱着放任的态度。如果双方还没有准备好做父母,伍某某就有可能选择做人流。性行为可能会导致怀孕,但性行为导致宫外孕的发生,且造成右卵巢囊肿剔除术的概率,就医学上而言,是相当小的,它与女性自身特殊生理构造也有必然的联系。周某某与伍某某发生性行为时,对导致宫外孕的损害结果是没有办法预知的,当然也是不能预想到的。周某某对伍某某损害后果的发生没有主观上的过错,不构成侵权。但是伍某某遭受的损害后果较为严重,由伍某某一个人承担这个后果显然不公平,周某某也应该分担民事责任。代理律师考虑到伍某某的实际情况,便建议伍某某与周某某调解处理该纠纷。

伍某某恋爱时不满16周岁。大多数孩子还在上初中接受学校的正规教育的时候,她辍学出来工作,并谈起了早恋。“早恋”是学生在青春期的一种理想观、价值观的暂时迷失,是一种不规范的,具有反叛性的思想和心理品质。早恋的孩子在生活、经济上还不能完全独立,不能成熟的处理感情问题,遇到问题往往选择逃避。伍某某宫外孕就是早恋引起的严重后果。作为孩子的家长应多关心孩子,尊重孩子,对已经早恋的孩子进行积极的疏导和适当的限制,而不是盲目地批评和粗暴地扼杀。否则很可能造成孩子逆反心理或恐惧心理,导致不能正确处理和异性之间的关系,从而为以后的恋爱、婚姻埋下了隐患。(区法律服务中心)


字体:     
打印
分享
花季少女恋错情 法援助力获新生
发布时间: 2019-01-03  14:58:10
信息来源:区司法局 浏览量:

【案情简介】

 2016年年底,伍某某(现已17周岁)与周某某(现已20周岁)通过微信聊天相识。不久双方建立了男女朋友关系。伍某某与周某某在交往过程中意外怀孕,并被诊断为宫外孕。2018年2月,伍某某在富阳一家医院做了左输卵管切开取胚术及右卵巢囊肿剔除术。此次手术给原告的身体造成了严重的伤害,并影响以后的生育能力。对此周某某不但不承担相关费用和责任,还回避与原告的见面。伍某某认为其所受的身体和精神的伤害均因周某某所致,周某某避而不见,未承担相应责任,且周某某的母亲多次上门辱骂伍某某及母亲,极大刺激伍某某,伍某某身心俱焚。故伍某某想通过向富阳区人民法院诉讼来维护自己的权利。

因伍某某未满18周岁且经济困难故向富阳区法律援助中心申请法律援助。考虑到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受到侵害,在告知法律风险后,2018年4月8日,富阳区法律援助中心受理了伍某某诉周某某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案,决定给予其法律援助。同日,富阳区法律援助中心将本案指派给浙江富春江律师事务所律师秦林芳承办。

接受指派后,秦律师认真查阅了伍某某提供的全部证据材料,并及时约见了伍某某,向伍某核实相关证据并听取了伍某某的意见。伍某某要求周某某赔偿其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伙食补助费、营养费、精神抚慰金等损失共计37232元。

根据代理律师了解的情况,伍某某确实因为手术遭受了身体的伤害,其动手术的钱是其父母借款来做的。原告提供了病历本、出院记录来证明其因宫外孕住院做手术的事实,提供医疗发票来证明其遭受的经济损失,提供了单位的工资明细表来证明其日平均工资金额,但伍某某已没有证据直接证明其怀的是周某某的孩子。鉴于这种情况,代理律师告知其仅凭现有证据不一定能支持诉讼请求的,有败诉的风险,建议通过了富阳法院调解室调解来解决纠纷。伍某某表示了同意。代理律师随即联系了法院调解的郭仁嘉调解员,望安排调解并讲了一下伍某某的情况。2018年4月16日,在调解员郭仁嘉、法官沈光翠以及代理律师的共同努力下,周某某同意补偿伍某某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伙食补助费等各项费用共计15000元,于2018年4月23日前付清。

【案件点评】

 本案虽是一起普通的民事纠纷,但按诉讼程序处理就很难保障伍某某的切身利益。首先:伍某某提供的证据不充分。伍某某没有证据直接证明其怀的是周某某的孩子。伍某某已于2018年2月份在医院做了取胚术。时隔2个多月,伍某某已经找不到胚芽,无法做鉴定证明孩子是周某某的。周某某如果不承认孩子是他的,伍某某有口难辨。其次,伍某某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责任。本案的当事人年纪均偏轻,在处理这件事情上都不成熟。双方是恋人关系,并保持性行为期间,对怀孕抱着放任的态度。如果双方还没有准备好做父母,伍某某就有可能选择做人流。性行为可能会导致怀孕,但性行为导致宫外孕的发生,且造成右卵巢囊肿剔除术的概率,就医学上而言,是相当小的,它与女性自身特殊生理构造也有必然的联系。周某某与伍某某发生性行为时,对导致宫外孕的损害结果是没有办法预知的,当然也是不能预想到的。周某某对伍某某损害后果的发生没有主观上的过错,不构成侵权。但是伍某某遭受的损害后果较为严重,由伍某某一个人承担这个后果显然不公平,周某某也应该分担民事责任。代理律师考虑到伍某某的实际情况,便建议伍某某与周某某调解处理该纠纷。

伍某某恋爱时不满16周岁。大多数孩子还在上初中接受学校的正规教育的时候,她辍学出来工作,并谈起了早恋。“早恋”是学生在青春期的一种理想观、价值观的暂时迷失,是一种不规范的,具有反叛性的思想和心理品质。早恋的孩子在生活、经济上还不能完全独立,不能成熟的处理感情问题,遇到问题往往选择逃避。伍某某宫外孕就是早恋引起的严重后果。作为孩子的家长应多关心孩子,尊重孩子,对已经早恋的孩子进行积极的疏导和适当的限制,而不是盲目地批评和粗暴地扼杀。否则很可能造成孩子逆反心理或恐惧心理,导致不能正确处理和异性之间的关系,从而为以后的恋爱、婚姻埋下了隐患。(区法律服务中心)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